当前位置首页 > 行业资讯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中国首部城市客运电梯将被拆除

发布日期:2014-08-12 来源: 升降机网 查看次数: 483
核心提示:二十多年前,我背着书包坐电梯上学放学,现在我还是天天坐电梯上班下班,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车厢,记录的是重庆上半城的发展与下半城的不复兴旺,转眼间都快30年了。因旧城改
  “二十多年前,我背着书包坐电梯上学放学,现在我还是天天坐电梯上班下班,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车厢,记录的是重庆上半城的发展与下半城的不复兴旺,转眼间都快30年了。”因旧城改造,老重庆地标凯旋路电梯或将拆除的消息近日在当地网络爆出,35岁的重庆市民郑莎莎听闻后感到叹息。
 
  24日清晨,山城雨雾浓浓,记者在凯旋路看到,上班、上学的人们如往常一样乘坐电梯。大门外金色的“凯旋路电梯”题字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色彩,U字环形的外窗也染上了时间的伤痕。
  在这个中国内地著名的山城里,爬坡上坎成为重庆人出行的特色。在重庆“母城”渝中区,50多米的海拔落差使这里存在着“上半城”与“下半城”的地理划分。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居住在下半城的人很多,上下半城交通不便成为老百姓出行最大的问题,“进城”只能步行翻越之字形的凯旋路。
  在1985年时,当地政府决定建设一座连接上下半城的电梯。1986年3月30日,高11层、车厢乘员21人的凯旋路电梯建成投用,这是重庆最古老的电梯之一,也是中国第一部城市客运电梯。
  很快,凯旋路电梯的画像出现在了重庆造的火柴盒上,成为了城市标志性建筑,坐电梯、看电影也成为当时“摩登”的代名词。据重庆市索道公司介绍,凯旋路电梯运行28年来,高峰时期每天运载量达到1.4万人次,成为连接上下半城主要的交通工具。
  一时间,坐一次凯旋路电梯、乘一次过江索道成为外地游客造访重庆的必选项目。毕业于四川外国语大学的李建廷五年前第一次从老家吉林来到重庆,来渝之前他便耳闻了这两个因山城、江城而起的独特交通工具,报到后的第二天他便约室友们共同前往体验。
  “我当时就震惊了,一直拿着手机拍照合影。”李建廷告诉中新网记者,来自北方的他从小看惯了平原,第一次坐凯旋路电梯、皇冠大扶梯时,觉得有种“魔幻3D”的穿越感,“在马路旁坐电梯下11楼,出门一看还是马路,神奇的地形让我对山城有了好感。”凯旋路电梯即将拆除的消息传出后,李建廷表示十分惋惜。
  23日晚他再次故地重游了老去的电梯,他在朋友圈中贴图并写到:山城电梯末日游,曾经一起游玩的小伙伴你们在哪……
  事实上,对于凯旋路电梯即将拆除的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。随着重庆城市的发展,上世纪繁华的下半城正在面临大规模的拆迁改造,大量人口向外流动,使电梯作为城市公共交通的功能日渐减弱。数据显示,近年来凯旋路电梯日均载乘客仅6000人次,远低于九十年代的1.4万人次。而此前中国首条城市跨江客运索道——嘉陵江索道的拆除,也增加了市民对于凯旋路电梯未来命运的担忧。
  与此同时,2012年起,渝中区政府计划用五年时间改造下半城,建立重庆“母城”历史文化风貌区。随着土地的大规模出让,由当地政府引进的融创中国、新加坡凯德集团、新加坡CDL等国内外开发商陆续在下半城破土动工,而凯旋路电梯所在的凯旋路片区也将进行整体的升级改造,渐失作用的凯旋路电梯或将为城市的发展让位。
  “东西旧了就要拆掉重建,这似乎是城市的法则。”63岁的吴大爷在下半城住了大半个世纪,坐凯旋路电梯也成为他生活中很普通的一件事。对于下半城的拆迁和改造,他向记者说,从小就和玩伴在凯旋路、白象街、望龙门、储奇门走街串巷,闻惯了中药市场的味道,看惯了排排的黄葛树、瓦片房,“如果开发商进来不节制的开发,不保护这些‘老古董’,失去的是城市的根基。”
  跟随吴大爷,记者走出凯旋路电梯、走进白象街看到,巴洛克风格圆弧门、精致的镂空花格窗、窗台下用灰黑色的砖垒成倒金字塔形的浮雕还历历在目,门前牌匾上的字迹虽已模糊了形状,但依然透露着重庆当年开埠时的繁华。在这片土地上,即将拔地而起的是重庆“母城”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众多国际商业综合体,下半城昔日的繁华或将在未来重现。
  郑莎莎告诉记者,她现在最怀念的就是小时候坐电梯上学放学、悠闲自在的日子,但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环境,她也将暂时搬离住了几十年的下半城。“我希望凯旋路电梯能继续保留,这是一个城市的特殊印记,也是我们这代人的集体记忆,我不知道我们后辈的记忆里会留下些什么。”

网页评论共有0条评论